宗孝——蔚县史上最大的土匪头子

民国时期,河北蔚县出了一个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嘎杂子”“地头蛇”。此人名叫宗孝,既是土匪又当汉奸。宗孝面相奇丑,一肚子坏水,他当土匪后抢霸了五个老婆,养狗100条,祸害乡里乡亲。他先投靠日本人,又卖身国民党。1949年被我军抓捕处决。

宗孝,绰号宗秃子。生于1898年,原籍蔚县辛孟庄村人。3岁前其父母去世,过继给其姨夫宗老胜做养子,取名宗孝。养父宗老胜是大地主不务正业,终日赌博,其妻是个装神弄鬼唱大仙的巫婆。宗孝从小混迹于街头,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一次养父让其打水,他不愿去,被养父将开水烧在他头上,烫掉了头发,从此得了“宗秃子”绰号。

宗孝长成身材不足5尺的矬胖子,猪肚子脸、浅麻子。后来加入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蓝衣社”,成为大流氓,整日跟戏班、看媳妇、开场窝赌。29岁时,宗孝投奔阎锡山晋军十四师,在师部便衣别动队任班长、分队长等职。穿一身黑长服,在街上胡作非为。

七七事变后日寇侵占了蔚县,宗秃子带一伙土匪上了西北山。平型关大捷后,日寇撤离蔚县,宗孝又回来了。此时,正逢我老三团组织抗日救国会,进行扩军。宗孝混入革命队伍,当了队长。暗地散布谣言,破坏瓦解抗日工作。救国会发觉后,解除了宗孝的武装,宗逃回北山。

宗孝逃回北山后,收罗地痞流氓,匪徒队伍扩大到400余人。1937年11月间,日寇二次侵占蔚县宗孝即投靠了日寇,当上了团长。日寇送给他一身军衣,一把战刀。宗跟随日寇抓捕八路军的干部,杀害我无辜群众。取得了日寇的信任,不断获得枪支、弹药、马匹,匪群又扩大到700余人。

1946年宗孝被国民党改编为保安大队,驻守蔚县城。1947 年末,因与伪县长闹矛盾,又将人马拉到张家口,投奔傅作义的部下。

宗孝在蔚县暖泉时,常坐于街头,穿衣不整,冬戴毡帽,夏系毛巾有时穿军服。白天大街上吃饸饹,粉饦。晚上跟戏班、看媳妇,耍钱压宝。

他靠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在暖泉置土地460亩房院8处、在广灵、暖泉开缸房4处,饼铺3处,客货店、帽铺、肉房、皮房、油房、饭馆等6、7处,还有宝店、剧院。他除出租土地外,还雇了长工40多人,家中有轿车1辆,铁车4辆,骡马数头。他的缸房、店铺雇佣工人150余人,宝店里还雇有看宝的、数钱的、做饭的20余人。宗孝利用这些大肆盘剥群众,鱼肉乡民,使许多人倾家荡产,卖儿卖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宗孝过的是花天酒地、荒淫无耻的生活。仅老婆就有5个,都不是明媒正要,而是抢霸来的。大老婆王子英,小名桃子,绰号金葡萄,7岁嫁给西焦山一个姓王的,后离婚,18岁嫁给北关堡一个姓阎的。在此期间,宗孝每天夜里到阎家房上打枪,半夜让金葡萄为其做饭,缝针线,硬要金葡萄做他的老婆。当时王子英20岁,而宗孝比她父还大几岁。其五老婆绰号“一根杆”是宗孝赌钱赢来的。

宗孝养狗100多条,打手和狐朋狗友100多人。宗孝的狗咬了人,人们都不敢吭声。宗的部下都不发饷,全靠耍钱、诓骗、抢劫度日。

宗孝一生与人民为敌。1940年9月初的一个清晨,宗孝的匪徒800余人和日军30多人在特务陈守营(歇心庵的一个无赖)的带领下,包围了广灵县杭日政府所在地歇心庵村的北、西、南三面,只有东面悬崖头深沟设有包围。在县长任山、公安科长丁石等带领下、大部分从东面撤走。在撤退中,银行干部张文里,村青救会主任平启被打死。敌人进村后,抢走大量物资。同年11月间,宗匪和日军500余人,又一次包围了歇心庵。当时根据地已经撤到离村五里地的花椒沟里。敌人进村后,见群众大部撤走,便放火把全村500余间房子烧了多半,把上了场的庄稼全部烧光。

1945年腊月,宗孝抓捕了我军干部、群众32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石板沟惨案”,区干部赵培兴、村干部张树柏、张彦美、姚文玉,干部家属姚老品、刘马氏和其三天的小孩以及群众张佃银,刘义等32人惨死在这帮匪徒之手。宗孝不仅对革命群众狠毒,对他的部下也是心狠手毒。他的团副王仪有个绰号叫“小老鸦”的老婆,能骑善射,很有名气。宗孝对其十分忌恨,一天他以王仪要拉走队伍之名,乘王仪在药铺打牌开枪将其打死,而后又打死了“小老鸦”。有一天,一个士兵偷了他点盐吃,被他抓住捆到树上,用刺刀活活扎死。

1949年宗孝在下花园被我军抓获归案,在张家口被我处决,这个恶贯满盈的土匪,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现在,蔚县北关堡还存有匪首宗孝老宅和办公院,已被辟为旅游景点。宗孝的宅院位于北关堡主街东侧的第二个和第三个院落。宗孝办公院为主街东侧第三个院落,是一所标准的四合院,属明代建筑,东西厢房各五间。解放后没收宗孝财产为公有,保存较好,窗户和木架结构基本保留了原样。

赞 (7)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