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赏与友人古塞的故事!

1950年8月初,一个秋高气爽的艳阳天。王老赏出了院门,他步行三里,进城打问到邮政局,他递给业务员包裹单子,小心翼翼地问业务员,包裹里面装的什么。六十岁的他,破天荒接到包裹单,破天荒进邮政局,自己左思右想,猜不出是谁寄来包裹。

王老赏

王老赏画像

邮政局的柜台业务员帮助王老赏打开包裹,原来是一本书。书是从上海寄出的,寄件人是陈国珍,王老赏纳闷,不认识陈国珍呀。书名叫《民间刻纸集》,书的正面图案是一条金鱼和莲花枝叶。书上的署名有察哈尔文联收集,古塞、钱君匋编,陈叔亮序。在书的低端写着“上海万叶书店印行”。书的背面印有一九五0年五月十五日印刷,一九五0年六月十五日初版。幸好,业务员发现了一张纸条,是陈国珍写给王老赏的。王老赏心头的疑云立刻散去,原来是去年来家访问的那个解放军同志,他说自己叫陈国珍。原来古塞是他的笔名。书是竖排版,里面有文章,有蔚县窗花图案,其中有四张点彩窗花,有几张是王老赏刻的窗花。王老赏老高兴了。柜台业务员也是破天荒办理这样的业务,她惊奇的不得了,转身进去把负责人叫来。

这一下,他们明白了,蔚县南张庄大名鼎鼎的窗花艺人王老赏,窗花做的全县第一的王老赏就在眼前。很快,“上海给王老赏寄书了”,雷响一般的新闻在县城里传开了。

蔚县窗花

蔚县窗花

回家路上,王老赏把包书的包袱皮紧紧地夹着。他清清楚楚地记着,去年九月初,古塞专程从张家口来访问他。俩人是见面熟。炕上,自己抽着古塞带给他的上等纸烟,古塞喝着他焙制的麦芽茶。古塞直夸这是从未喝过的高贵茶,他的家乡虽也出好茶,但是焙制不出如此特别的茶味道。那天,古塞先把收集的全国各地的精美窗花拿出来给他看,有几张陕甘宁边区的窗花,戏人窗花三英战吕布,花鸟窗花也有喜鹊登梅等。王老赏第一次看这么多的外省窗花,直夸剪得好,剪得好,蔚县窗花人做不出来。又说陕甘宁的窗花图案,用剪子的技法跟蔚县的大不同,他们拿起剪子三下五除二就能剪出来,了不起。

既然古塞这么懂窗花,于是他把自己几年前剩下的最好的家底货拿给古塞看。古塞仔细看了后说,你的每幅作品的构图,黑白的处理,花鸟的姿态,人物的性格,都很生动,出众。你的戏曲人物窗花是我见过的最精美的了。王老赏说,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只可惜数量太少,早三头两年会多些。古塞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心生感动说,足够足够,谢谢老先生了。

王老赏的老婆给古塞续满茶杯,古塞点头示意谢谢,评价王老赏说,你把古人的画诀“将无项,女无肩”用在了做窗花上,这是前无古人的创造。听着古塞的话,王老赏生出一种强烈感受,我们蔚县大,能人多,可是还没有哪一个能像古塞说的这么在理,尤其古塞年纪轻轻,太佩服他了。

古塞

古塞(原名:陈国珍)

古塞和他进入又一个话题。他提出看一看王老赏的刻刀,请他演示一下怎样刻纸。王老赏拿出一百多把保存得很好的刻刀给古塞看,古塞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刻刀,都是很细小的,都极像缝衣服的细针似的,都是扁形的,两面都有刀锋。虽然种类并不多,可是刀的数目却很多。王老赏说,他所用的这些刀,都是他自己打造的。古塞接连拿起三四把刻刀,看了刀身、刀锋,他摸摸刀锋,足够锋利。借着古塞端详刻刀的工夫,王老赏又拿出了一个铁砧子,说平常就是用它打造刻刀。铁砧子是本村的焦铁匠依照他给的尺幅,用了一天才打成的。铁砧子小巧玲珑的个头,也就是一个孩子的毡帽壳那么大,招人喜欢。刹那间,古塞眼前好像浮现出王老赏打造刻刀的模样。

王老赏取出一些窗花纸说,明年就六十岁了,眼力差了,头两三年已经不刻了,现在只能给你比划个样子。只见王老赏下刀初始的时候,手有点生疏,六七刀过后,不仅刻的飞快,刀下的窗花轮廓也在瞬间出现了,分明是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紧接着演示刻戏曲人物,轮廓是张飞。古塞惊奇惊叹王老赏运刀纯熟得像画家用笔,连忙请王老赏住手说,够啦,够啦,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太了不起了。王老赏笑笑说,你要看一个人的活的好坏(就是刻制的技术),你一看他的刻刀就知道个大概了。古塞明白王老赏是指从一个人的刻刀情况,就能看出这个人的技术好差。

王老赏兴致勃勃,他拿出了画笔与色杯。色杯很小,是乡村人喝酒的瓷质小酒杯。他说刻花草不仅要刻得好,点色点不好也就糟了,所以他家的色彩都是买好的,县城北街德本裕铺子的好,有时候能买到德国的马牌颜料,调和色彩的白酒也是买好的。在配色的时候,都是他亲自下手。古塞说你懂得色彩的调和,懂得色彩的对比,也懂得色彩的无穷变化。王老赏赶忙拱手说,过奖了,过奖了。古塞追问染色的有关事情,王老赏回答,把最上等的品色也叫水色或者真色跟砒和起来,点到剪纸纸上的时候,是不会向四面飞开来的,只会向下渗透,点在那里只在那里,所以能够一下子点四五十张。

俩人谈得很兴奋,像两个老朋友多时不见那么亲热。古塞请王老赏再说一些有关染色的话,王老赏说,蔚县窗花是由一个男人刻制,让妇女儿童们来点色。点色也是分工的,点红色的专点红色,点绿色的专点绿色,点的时候,一下子就能染透几十张。因为刻制的时候,是一下子刻成几十张的,是用最好的最薄的竹连史纸来刻制的,老百姓叫做窗花纸,所以点色时也是几十张一摞一次点的。

古塞接过王老赏赠的四幅窗花原稿,一幅戏曲人物,三幅花鸟,这是窗花成品,经过所有工序的成品,而且是王老赏存底的早期作品,古塞有些不忍心要王老赏仅存的珍品,提出付一些钱,王老赏再三推辞,王老赏老伴在一旁附和。

就在相互推辞之后,王老赏下面的话令古塞暗暗吃惊。王老赏说,因日本鬼子捣乱,窗花大部分都损失了。七七事变之前,日本鬼子已经进南张庄村了,三四个鬼子扛着上刺刀的大杆枪,抢粮食,奸淫年轻妇女,男人当然要护着媳妇,鬼子就捅男人。遇到小孩子,鬼子挑死了不算还扔进井里。老百姓逃跑不迭,先是把窗花埋在院里墙根下,或者仓房的破缸里面,被鬼子翻走了一大部分。后来带着剩下的窗花样子逃难,薄薄的窗花经不住折腾,又损失了许多。

王老赏步速缓慢,还没走回村子,他继续回忆着。临别前,古塞主动征求王老赏的意见,要给他夫妻俩画肖像。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啊,他当然愿意。而此刻的古塞在想,能够见到这样一位天才的人民大众的艺术家,是很不容易的事,自己即将调回老家温州,一定要留个纪念才不虚此行。王老赏爽快地答应了。一旁的年轻人听说画肖像,情绪越发振奋起来了,这是他们前所未有的经历。古塞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你前额特别发达,眉目清秀,鼻子正直,胡须整齐,样子很像一个秀才。王老赏内心涌上一股股暖流,今天来了这么一位贵人,太难得了。

围在一旁的年轻人几乎是大气不敢出,静静地观看古塞画像。当古塞把画拿在手里,请大伙端详的时候,年轻人都说画活了,还一股劲鼓掌。王老赏激动又感动地说,解放军里就是有人才。临别的时候,古塞说一定能很好地爱护给他的窗花原稿,和给他的窗花作品,将来有机会时,一定要写一篇文章提到他。

王老赏回忆到这里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他仰望蓝天,蓝天万里,淡云乳白。他心里想的是和古塞只有一面之交,他却言之有信,不只是写了文章,还出了书。王老赏自言自语说,这个古塞多有才干,多好的人啊!

王老赏本来就是村里做窗花人的头,父老乡亲们平日里格外尊敬他。他的好消息风传到了南张庄。村干部周锡、王乾前后脚进了王老赏家。两个村干部来道喜,其中周锡还跟王老赏学过刻纸,乐得王老赏两口子连忙让座沏茶。周锡念过私塾,他一篇一篇地翻阅《民间刻纸集》,王乾大字不识一个,凑在一边看书里的窗花画。最后议定,隔一天召集全村大会,展示《民间刻纸集》。

大会在堡门外的戏场举行。戏台上周锡告诉村民们,解放军战士古塞去年来咱南张庄,今年在上海给王老赏出了书,上海离南张庄大几千里远。他挥动着那本《民间刻纸集》说,古塞写信说这是新中国的第一本民间窗花书,全国各地都有,这是咱村的特大喜事。日后大家伙好好地做窗花吧,这是响应政府发展生产,生产自救的路子。

会场下面人们使劲地鼓掌,围着王老赏问这问那。王乾高声宣布庆祝演出开始,好家伙,锣鼓齐响,腰鼓队和秧歌队扭起来,不知道是谁,点起两个炮仗,炮仗声震耳欲聋,青烟随风慢慢散去,一派喜庆景象。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