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树花的汉子:王德

熊熊燃烧的炉火,沸腾熔化的铁水,我们想到的是生铁铸造最初的模样。然而,眼前你真实看到的是汉子舀起1600度沸腾的铁水,在盛夏的夜空中泼打绽放出的铁花。那一刻绝对是热情洋溢的,泼洒铁水的汉子,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呐喊声中,全身充满高涨的激情和力量,手中的柳木勺飞快地舀起铁水,一勺,一勺……

汉子手臂在快速奋力的挥动,铁水泼打在高耸的城墙,发出悦耳的滋啦声瞬间炸裂开来,火花四溅,宛如千万颗星子带着光芒在夜空中飞扬起来又扑向大地。而那汉子挥洒铁水的身姿被璀璨的流火包裹着,在铁水泼洒出的火红花朵的中央如一棵身躯壮实的树,汉子生命昂扬的活力令沸腾的铁水持续地起伏跌宕喷涌绽放——抑或这就是蔚县名扬四方的打树花了。

铁水洒落的星子是沉甸甸,蔚县人的生活是质朴的。后来,我们在一个初冬的早晨,再次走进了暖泉镇

王德

打树花的汉子叫王德,家就在暖泉镇,沿着规整的街道从一个不知名的巷口进去就到了。王德的家是中国新农村建设模式下的建制,外立面规整统一,门前屋后小巷的路面还是土渣石,我们脚上的鞋落满扬起的灰尘土,而王德的小院很整洁,大家都不好意思进到他家干净的屋子里。

“没关系,没关系……”王德一脸忠厚的表情,推开家门。

王德家里

几间屋子从左到右并不宽敞,向阳的玻璃前摆放着大小不一的花盆,郁郁葱葱的花草和盆景交错在一起,安静美好地展示着这一家人平凡的生活。

里屋的格窗前有好几个相框和奖杯,是王德打树花获得的各种荣誉,其中一张照片上有一行字格外惹人关注——“打树花世家”。

说到世家,王德并不觉得有什么好讲的,因为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尽管打树花在蔚县有500多年的历史,但对于王德来说不过是他和父亲曾经的共同喜好。“父亲以前是打过树花,逢年过节他自己就弄个小炉熔一锅铁水,但那个年代(文革)是不容许的,父亲也就是想为村里人增添一点热闹,为大家讨个喜庆。而我打树花,一是因为喜欢,二是曾经在铁匠铺做过铸造工作,不害怕熔化的铁水。记得有一次过年带着媳妇看打树花,转眼她就找不到我啦……”王德说到这里,憨厚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原来他撇下媳妇跑去打树花了,一身过年的新衣被弄得千疮百孔。

树花匠人雕像

如今,镇里发展旅游,打树花的民俗也倍受观众喜爱,几位精湛于打树花的师傅年岁已高,王德和现在的几位搭档也就正式加入拜师学艺,一年好几十场的打树花表演,对家庭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王德说,最忙的时候,是腊月到正月的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有打树花的表演,有时候一晚要打两场。

王德说一场打树花表演,熔化掉的生铁在一千斤左右,而生铁大多是从各处收集来的废铁,一斤废生铁成本在一块钱左右。上场表演的时候,搭档抬着装满七八十斤铁水的特制的耐火泥桶上来,不到一分钟就打洒完了,一场十余桶铁水,是王德和伙伴们交换着完成的。这不仅仅是速度与力量的体现,更是勇敢者的游戏,因为被四处飞溅的铁花烫伤是常有的事,有时候还会落尽嘴里,说到这里王德挽起衣袖让我们看他手臂上如雪花般的烙印,其实细看王德古铜色的脸膛上也有这样的烙印。也许,只有带着这样烙印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打树花的传承人吧!

打树花城墙

打树花,打洒的姿态可以在瞬间定格成为雕塑,但表演永远没有固定的动作,王德说每次打树花都会被观众的掌声、呐喊声鼓舞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使出全身力气,打洒出最美的花树,那一刻甚至他们比观众还要兴奋。换句话说,那一刻,就是一场打树花表演的高潮。唯有那一刻,我们才可以真正看到传说中的那一树花。树,是生命之树;花,是生命与1600度沸腾的铁水交融璀璨绽放的花。

| TIP·打树花

打树花是河北省张家口蔚县暖泉镇的地方传统民俗文化活动,具有特色古老节日社火,至今已有500余年历史,是用熔化的铁水泼洒到古城墙上,迸溅形成万朵火花,因犹如枝繁叶茂的树冠而称之为“树花”,其壮观程度不亚于燃放烟花。后来,暖泉镇每逢元宵佳节期间“打树花”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打树花也作为一项古老技艺,成为河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打树花”是河北省张家口蔚县暖泉镇的地方传统民俗文化活动。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