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蔚县籍八路军和日本小姑娘的故事

杨仲山,男,河北省蔚县人,1923年9月生,1940年5月参加八路军,1941年1月入党,曾任通信员、班长、指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师副政委等职。1978年离休。

抗日战争时期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中,聂荣臻元帅把八路军从井陉煤矿火线上救下来的两位日本小姑娘送回日军故事被许多人熟知,但是,但是大家想知道一个细节:最初八路军是怎样发现这两位小姑娘的。当年在战斗中救出加藤美穗子的老战士杨仲山讲述了那段经历。

聂荣臻元帅与美穗子

“敌人一个劲儿地向碉堡射击,我抱起小姑娘迅速撤离”——1940年8月,八路军在敌后发动了百团大战。当时我所在部队属聂荣臻司令员指挥的晋察冀军区,我是第一分区三团一营四连通信员,当年我只有17岁。

百团大战的主要目标是正太路。这条从正定到太原全长249公里的战略交通是华北敌人赖以掠夺华北、保障全局的大动脉。此线上有敌人重要的能源基地阳泉和井陉两座煤矿。我团主攻的目标是井陉煤矿。

8月20日夜9点,我们沿着通向新矿的园子沟运动,隐蔽接近敌人。山顶碉堡的探照灯不停地在我们头上晃动。我们在距围墙30米处停下来,面对阴森森的炮楼、围墙,架好了机枪。

晚10点多钟,嘹亮的冲锋号响彻夜空,全连六挺机枪同时向敌人射击。

同时,工兵与煤矿工人配合,切断了电源,顿时整个矿区一团漆黑。一排战士们在火力的掩护下勇猛冲锋,迅速占领了围墙和炮楼。惊慌失措的敌人猝不及防,仓皇地撤到山顶碉堡和交通壕里进行顽抗。经过短暂的准备,我们发起了第二次进攻。由于敌人居高临下,部队在山腰的铁丝网前受阻。

八路军战士给日本小女孩喂饭,右为聂荣臻司令员

此时,二连从矿区西门发起攻击,因敌人火力薄弱,道路平又坦,战斗进行的非常迅速,一举攻克西门。8月21日早晨4点左右,我连阵地上二排战士终于开辟了两条通路,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冲上土山,沿山顶的交通壕和敌人展开了争夺战。在我们勇猛的冲击下,敌人向西节节败退,一直退到火车站里,凭借熟悉的地形负隅顽抗。

在一阵炮火之后,我与连长韩金铭、四班长和卫生员小李冲进山下的碉堡。这时里面还冒着硝烟,我们看到几具日军的尸体横在地上,其中一具是日本妇女。使大家惊奇的是,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大约5岁左右的小姑娘木然地站在那里,用恐惧的目光呆呆地望着我们。大家断定,这是敌人的家属,是个无辜的孩子。

这时车站的敌人还一个劲儿地向碉堡射击。连长马上命令我:“快把这小孩护送到营部的救护所去!”我抱起小姑娘,迅速地撤离了碉堡,沿交通壕往回返。

我怕小姑娘着凉,蹲在地上搂紧了她天色依然很黑,除了阵阵闪亮的爆炸火光,四处没有一点灯火。我拉着小姑娘慢慢往下移,来到半山腰。我抱起女孩踏过已被我军推倒的铁丝网,又托起她翻过那堵围墙。一路上走走停停,生怕踩上地雷。

被悉心照料的加藤美穗子

大概是由于激烈的战火和死去亲人的突然打击,小姑娘也不哭闹,只是乖乖地跟着我走。疲劳和饥饿使得她本来很弱小的身躯更显得无力。她决不会知道,此时此地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护送她撤离险地,保护了她的小生命。

走过崎岖的山地,我们终于来到通往东王舍村的大路,再走一会儿就到营部了。我深深地松了口气。突然,从东王舍村北传来激烈的枪声,手榴弹火光闪闪,子弹呼啸飞过,近处还有嘈杂的喊声。这意外的情况使我很吃惊:怎么会在营部方向有敌情呢?

凭我一个人,又带着小孩,决不能贸然行动。我迅速抱起她一头钻进路旁的高粱地。我怕小姑娘着凉,蹲在地上搂紧了她,随手揪下高粱叶为她驱赶蚊子。东方的天色泛起了鱼肚白,经过一夜惊吓和疲劳困倦的折磨使她的两眼深深陷了下去,但天真的面庞依然惹人喜爱。

我们在土山挖坑,把小姑娘母亲的尸体掩埋了太阳升起来了,枪声早已停止,我们离开潮湿的高粱地,沿大路赶到了营救护所。我向营长赖庆尧汇报了救出日本小姑娘的情况。营长表示,要好好照顾她,赶快往后方送。

完成护送日本小姑娘的任务后,我8点多钟赶回连队,小土山仍然遭到日军的袭击。这时二排已经冲过铁路,向车站前进。过了一会儿,营长来到我连小土山阵地上,指挥我们加宽了交通壕。 战斗仍在继续,我连三排接受任务准备攻夺车站。我们从小土山下来,到了山前的一座三合院里搜索。院内东厢房里还冒着烟。听说这就是那个小姑娘的家,她爸爸是车站副站长加藤清利。

上午11点多钟,我们四连由矿区回到东王舍村休整。下午1点,马庄增援新矿之敌趁我们休息前来袭击我连。我们与营部重机枪排奋起反击,将敌击溃。当晚6点多钟,我们冒着倾盆大雨去执行攻打老矿据点的任务。22日拂晓,战斗还在进行,我连奉命撤出战斗,返回出发时的小村子休整……

多年后聂荣臻司令员会见加藤美穗子

后来,杨仲山写下救送加藤美穗子的详细过程,寄给日本友人。这样,杨仲山在战火中救出日本小姑娘的历史事实漂洋过海,在日本人民中传开。美穗子得知消息后格外高兴,立即给杨仲山写来了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信上说:“我含着泪写这封信表示深深的谢意。我幼小生命的得救,证明你们是人道主义的,热爱世界和平的,我的全家以和这样的人接触感到非常高兴和激动……”

由于种种原因,杨仲山和加藤美穗子一直未能如愿见上一面。但美穗子全家每逢节日,都要给杨仲山寄来精美的贺卡和礼物。正如美穗子在信中所言:“我不仅要和杨老保持终生的生死友情,也要让孩子们记住杨老的救命之恩,记住中国人民善良的传统美德,把这在战火中结下的跨国生死友情,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编者注:1940年10月20日,晋察冀军区3团1个营配属工兵一部攻击井陉新矿区,在矿工配合下关掉厂区电源。日籍站长伤重被俘后不治,老婆死于炮火。聂荣臻的部下救了一对日本姐妹,大的叫加藤美穗子,6-7岁;小的叫加藤琉美子,正在吃奶(年代久远,老先生此处回忆可能略有出入)。聂荣臻把她们接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悉心照料。

1980年,《人民日报》发表了姚远方的文章《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轰动了日本。日本《读卖新闻》的记者经过几番寻找,终于在九州找到了美穗子。此时的她已经成为了三个孩子的母亲,并与丈夫共同经营了一家小杂货铺。不久,美穗子访问中国,特地去向聂荣臻谢恩。美穗子因此成为中日外交史上的著名人物!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