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怀——蔚州大鼓开宗立派之人

阳春三月,3月17日一大早,蔚县曲协组织几位老师赴常宁乡西店村、东店村走访,寻访当年的大鼓书老艺人。由曲协副主席唐永平开车,拉着任丽芳老师、班永林老师和我,朱正老师自己开着电动代步车,一行五人,沐浴着朝霞,一路向目的地出发了。一路聊着天,很快就到了西店村附近。朱老师车走的慢点,我们拐进了一个小村,下车问过当地一个大哥,才知道,走错了。这里是西庄。

初到西店,感觉这里是一个传统的农业村,村里也很少有深宅大院,不像前些天去过的西大云疃村那样,有几处青砖灰瓦、雕梁画柱的、很讲究的连环大院。西店村人口大约五六百人,如今分成了三块居住。以公路为界,路北大都是新房子。东头是老村落,村委会还在老村子里,西头是西庄。这里的老房子,大都比较矮小,有一处房子,门楼还比较讲究,可惜坍塌了。院子里的老屋也塌掉了。财神庙、真武庙分处那条不太宽的街巷子的南北两端。据了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常宁乡各个村庄很多家庭都有手工织地毯的。西店村也如此。这大概与村里的年轻人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逛北京城,学织地毯很有关系吧。

张永怀侄子张子芳的老房

此行主要目的是寻访蔚县大鼓书老艺人,西店村的张永怀的故事。他的雅号二进元,在村里老人们都叫他老信,大多数人都称二进元。在蔚县西半县,群众送他一个雅号——电光头。说起二进元张永怀,上了年纪的人都啧啧赞叹。因为他说书太精彩了。曾经他说书,在蔚县,在张家口,在坝上、在内蒙山西,都很出名。给他伴奏的二进士(二近视)是本村人,和他搭档很多年。

要说他们怎么学到的说书技艺,还要从村里七八个十几岁的年轻人结伴去北京天桥附近的地毯厂学习织地毯说起。他们都在北京城的地毯厂找到了活计。跟着学习织地毯。张永怀打小就喜欢文艺,唱秧歌、二人台,拉二胡都能来一段子。因为喜欢听书,歇工的时候,约几个伙伴,到天桥书馆、戏园子去听老艺人们说大书。

当时的中国北方有三大曲艺繁华、杂耍之地,有天津大栅栏、山东济南,北京城的天桥就是其中之一。西河大鼓、梅花大鼓、京韵大鼓、山东快书、东北大鼓等等,魔术戏法,杂技武术,京剧晋剧黄梅戏,河北梆子二人台,大都云集于此。各式书场戏园子,比比皆是。这就为张永怀学艺创造了条件,没事就往天桥跑,有时候还误工去听书。村里老人讲,张永怀记忆力惊人的好,虽然文化不高,不太会动笔写字。但是每每听过几次的大书,他都能比较准确的记下来。《三侠剑》《杨家将》等等大书,都是他的拿手好戏。老年后,说《呼延庆打雷》,让西店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喜欢,也会说上一段子。

在西店村走进一户小院子里,见到了年近八旬的老人。老人有点耳背,交流起来比较吃力。但是他会写字,还自己画墙围子,也是个细祥人。在地上用手指写下张永信,几个字,字体苍劲有力。本院的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哥很健谈。他说起张永怀来,故事比较多。说起二进元和二进士的故事来,让人感到很真实,也很有趣。二进士爱耍小聪明。两个人时常吵架,但是说书办事,走江湖,两个人又谁也离不开谁。

张永怀带徒不多,西店村里有几个人。刘忠贤、吴多、丁桂福是当下村里老人们都知道的。吴多的故居保存还算比较好的。他故去不多年。老艺人二进元没有留下任何音像,甚至于一张本人照片都不曾留下。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有西店村的康永林老师依据老人们的回忆,画了一张张咏怀的自画像。由我做了小小的修饰处理,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张永怀画像

张永怀画像

在常宁乡东店村,看到了有六百年树龄的老松树,走进西店村刘书记家,这个院子修建的很讲究,很干净,院子很大,门楼很别致。小坐一会儿,临近中午,和刘书记告别,我们返回县城。朱老师是本村人,多日不回来,我们不便叨扰了。有几个疑问,待得日后再核实。

蔚州大鼓《两头忙》

蔚州大鼓《两头忙》

2016年5月,蔚州大鼓沉寂30多年后,在县文旅局、文化馆等部门各级领导的支持下,在蔚州署道德讲堂恢复演出,由苏银合(左)和崇银(右)演出了一个小段《两头忙》; 2017年蔚州大鼓更是参演了蔚县春晚。由此,蔚州大鼓算是重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为申报非遗,填报非遗传承人,将蔚州大鼓书老艺人张永怀列为第一代传承人,2017年成功申报了张家口市非遗项目!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