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期的马宝玉天资聪慧,深得私塾先生偏爱!

马宝玉(电影资料)

1927年的春天来得有些晚,直到三月末,壶流河才懒洋洋地唱起它那支迟到的歌……

阳光普照,积雪融化了,大地苏醒过来,杨树、柳树吐出了新芽儿,远远望去像一队队英姿飒爽的战士;山坡上沟叉里的杏树开花了,怒放的杏花粉中透着雪白。一年一度的春播大忙季节开始了,田野上到处都是忙碌的庄稼人。这天,年仅八岁的马宝玉跟着爹娘,坐着自家的大铁车来到地里,爹耕地,娘撒粪,马宝玉点山药种,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晌午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座大宅院时,突然,宅院里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稚嫩清脆的读书声,仿佛就像磁石一般一下将马宝玉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奔向那扇朱红的大门前侧耳倾听。

“吁——!你不要命啦!”马瑞连看见马宝玉跳下车,惊出一身冷汗,他边吆喝住骡子停下,边气呼呼地骂道。

“宝儿,快上车来!”马宝玉娘说着也跳下车去拉马宝玉。

“娘,我也要念书!”马宝玉抬头看着娘,目光里带着哀求。

“先上车回家!”马宝玉父亲没好气地催促。路上,一家人无语。

太阳,不知不觉落下了山岗。夜,悄悄地垂下黑幕。安顿孩子们睡下,昏暗的油灯下,缝补衣裳的马宝玉娘,瞅了瞅正在抽烟的丈夫,开口说道:“宝儿他爹,要不就让孩子也念几天私塾,行吗?”

马瑞连长叹了口气,说:“我也想过,要想孩子将来有出息,就该念书。可——”宝玉娘知道丈夫愁啥,就说:“咱日子紧巴点,就让他去念吧。”马瑞连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他将烟锅在炕沿上磕掉烟灰,抬起头,说道:“行!让他去念吧。”

三天后,马宝玉高高兴兴地走进了私塾学堂。聪明好学的马宝玉,像一尾鱼,找到了渴望已久的水池。教书先生(老师)姓宋,是一位来自西合营镇约六十岁的老学究,穿着朴素,声音洪亮,思想开明,待人热情。马瑞连把宝玉送去上学那天,不知何故,老先生围着马宝玉转了两圈,笑呵呵地把马宝玉留了下来,并安排在最前排坐下。

私塾里共有十二个孩子,其中有一个曾是马宝玉的玩伴。先生善于因人施教,教书方法与众不同。马宝玉学的第一课是《三字经》,先生读一句,马宝玉跟着读一句,一课读三遍,然后讲解每句的微言大义,之后,便要求背诵和动笔临摹。结果,先生惊喜地发现,马宝玉天质聪慧过人,一听就懂,一教就会,因此,宋先生十分偏爱他。

马宝玉善学习勤思考,对所学知识能够做到举一反三;对不明白的问题敢于提问,有种不搞懂弄通不罢休的犟劲。他尤其敬佩古代的英雄人物,喜欢描写战争的篇章。他敬佩曹刿的远见卓识及勇气谋略;也喜欢《晋楚城濮之战》晋军以弱胜强的战略战术和指挥有方。他特别爱听先生讲述“飞将军”李广的故事。因此,先生除了私塾里讲的之外,有时,还借给马宝玉一些课外读物。他求知若渴,爱书如命,有时一看就是一个通宵,看完就及时完好无损地还给先生。

那时候,挑灯夜战看书是要费灯油的,马宝玉怕父亲骂他,就以同爷爷和哥哥作伴为由,搬到了爷爷屋里。爷爷虽然勤俭了大半辈子,但是对孙儿马宝玉喜欢熬夜读书,却十分支持。直到有一次马瑞连闹肚子,才发现了马宝玉要跟爷爷作伴的秘密。其实,马宝玉和爷爷作伴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喜欢听爷爷讲故事。爷爷马协没念过书,但是看过很多戏,戏中的情节能讲得头头是道,有时讲到精彩处还会悄悄哼唱几句。常常是,爷爷讲得嘴干舌燥,马宝玉听得如醉如痴,直到爷爷讲着讲着睡着了才作罢。日久天长,爷爷肚里的故事渐渐被马宝玉掏空了。马宝玉还要听故事的时候,爷爷实在没得讲就讲自己的经历,讲爷爷苦难的童年,讲躲避战乱,讲奶奶的死……听着爷爷的故事,马宝玉懂得了很多道理。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转眼之间两年过去了。马宝玉在学堂里,不仅学习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还习读了《四书五经》的部分篇章。由于宋先生思想较为进步,马宝玉还学到了许多中国当时社会现状方面的知识,这对马宝玉今后的成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谁知,马宝玉九岁那年,刚二十出头的哥哥娶了嫂子不久,不知得了种啥怪病,救治无效离开了人世。两个姐姐也先后出了嫁,以往热热闹闹的大家庭一下冷清了许多。这年夏天,马瑞连竟也突然病故。从此,马宝玉不得不离开学堂。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