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宝玉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哥哥婚后撒手去

父亲思念心悲戚

宝玉随父去赶集

父亲肚疼急返回

想方设法去治疗

无能为力成悲剧

——题记

 

马宝玉的父亲马瑞连,中等个头,一张庄户人特有的古铜色圆脸上,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勤劳憨厚的庄稼人。

就是这样一位庄稼人,被突然失去大儿子的痛苦折磨得日渐憔悴。他内心的痛苦该向谁去述说?一向豁达爱说爱笑的马瑞连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仿佛唯有不停地劳动才是医治心病的良药。农忙时节,他天不亮就下地干活了,出工最早收工最晚,每天起早贪黑。到了场光地净农闲时,他便赶着马车从煤窑拉着煤,走村串巷去卖煤挣钱。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马宝玉九岁那年夏天,有一天,宋先生家中有事放了一天假,父亲马瑞连就带着马宝玉去西合营镇赶集。那天阳光火辣辣地照着大地,集市上人头攒动,十分热闹。马宝玉是第一次去赶集,看得眼花缭乱,心里美得乐开了花。马瑞连购置了一些农具,给父亲买了些旱烟丝,为马宝玉买了个糖大饼,给小闺女宝英买了两条红头绳。马宝玉手拿糖大饼却舍不得吃,说是回去要分给妹妹吃,马瑞连听了心里掠过一丝少有的喜悦,他摸着马宝玉的头,却思念起大儿子马昶。

置买好东西后,马瑞连突然感觉肚子有些疼,就说:“堡子,爹有点不舒服,咱们先回家吧!等下次爹再带你好好逛逛。当忍痛套好马车时,马宝玉看到父亲汗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滴答,赶忙脱下袄为父亲擦汗。他猜想也许父亲是饿了,就拿出大饼要喂给父亲吃。父亲怕马宝玉害怕,勉强笑笑,说:“爹也许是着凉了!过一会就好了。”

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颠簸着,二十里路,那是多么的漫长啊!

回到家,父亲的肚子疼得更厉害,母亲赶忙给父亲熬了碗红糖姜水喝,让父亲盖着棉被发汗。不料父亲越发难受 ,疼得在炕上直打滚。那时,附近没有医院,交通也不发达,爷爷和母亲就用铜钱沾水给父亲胳膊弯、腿弯刮痧,不见效,又用针在手指和脚趾上扎……老辈人常用的法子用尽了,依然止不住疼,全家人急得团团转。爷爷见状赶紧托人给两个出嫁的孙女报信,让她们赶快回来见一面。就这样,一天,两天,父亲疼得死去活来……到了第四天,父亲强打精神,拽着马宝玉的手说:“堡子,要是爹有个啥事的话,你一定要坚强,替爹撑起咱这个家,照顾好咱一家老小啊!”说罢,头一歪咽了气,两眼却始终没有合上……

父亲永远地走了!马宝玉和姐妹们拽着父亲的胳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母亲哭得肝肠欲断,好几次昏厥过去。爷爷强忍着悲痛,一边劝慰着儿媳妇,一边把马宝玉和姐妹拉起来。天空阴沉沉的,雨下个不停……

爷爷变卖了骡子、大铁车和一些值钱的家什,把父亲安葬了。原本体弱多病的母亲显得更加憔悴。花甲之年的爷爷伤心欲绝,整日低着头默默地下地干活,头发更白了,烟吸得更多了。马宝玉无奈地离开了学堂,风雨飘摇的家,需要他挑起本不该这个年龄挑起的重担……

赞 (3) 打赏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蔚州儿女年代久远,文中的部分情节难免有杜撰的成分,不过描述得如此细致入微,真的是很难得,相信当时的真实情节也是八九不离十的!英雄的故里,英雄的亲人同样值得宣扬,好让人们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和什么样的父亲可以培育出马宝玉如此的英雄人物!为小编点赞~回复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