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州有个余化龙 》

《蔚州有个余化龙 》

曹森

你不是《封神演义》中的大元帅

你不是《说岳全传》中的大将军

你也不是石泉寨铁血柔情的当家汉

身旁有那么多《刀客家族的女人》

你是京西蔚州出身成人的革命者

你是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民族英雄

是的 蔚州就是这样一片沃土

英雄辈出忠烈满门人杰地灵

不仅仅有狼牙山的壮士马宝玉

还有你舍生忘死的余化龙

踏遍了两省三县我去问寻

要找一找你的芳踪你的英容

你的侠肝义胆感天动地

你的心随高洁情雄化境

你的第一声哭喊响彻在南梁庄村

20年后成为西合营师范优秀的学生

张苏把马列主义传到家乡

红色的思想在你的心里生根

你是营中“五次学潮”的骨干

你是党在蔚州的革命火种

你在张苏同志的引导下

懂得了如何奉献自己的青春

你是一个受人爱戴的教书先生

北柏山、莲花池、杨庄村

你把进步的思想深情的文墨

传导给脚下的热土自己的学生

卢沟桥响起罪恶的枪声

你弃笔从戎参加了八路军

红色的根脉早已破题成诗

入伍不久便成了共产党人

那是1937年的寒冬

你跟随杨成武的部队出征

大南山、广灵县、灵丘城

枪林弹雨中锤炼出你余化龙

1938年春 党派你开辟根据地

蔚州的大南山里 你是抗日的先锋

来年担任了党在一区的区长

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书写人生

1943年你被派到广灵县4区

驻守在太行山里的芦家寨村

来年秋天的太行山里

来了一群发疯的日军

芦家寨的抗日成了典型

倭寇从四面八方疯狂围拢

你闻讯带领群众深山隐蔽

鬼子进村后已经空无一人

不甘心的畜生们纵火抢掠

之后是佯装离去布下陷阱

山里的深秋还不到黎明

敌人又包围了救火的群众

烧红了眼睛的村民义愤填膺

却抵不住丧失人性的畜生

敌人把手无寸铁的百姓赶在一起

用刺刀挑着一名乡亲高挂示众

然后 机枪架起凶煞狰狞

说 谁是共产党

谁是八路军

芦家寨浓烟未尽乌云翻滚

豺狼嚎叫惊飞的鸟雀哀鸣

刹那间北风呼啸白桦怒吼

巍峨的太行山见证着血腥

四挺机枪将村民们围拢

一触即发惨案就要来临

你握紧铁拳大吼一声

住手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乡亲们紧紧把你围拢

瞪起无数双不舍的眼睛

山大爷挺胸向前一挡

孩子 你瞎起什么哄

二奶奶也拉着你的手

你不是 你是俺的孙孙

你把微笑送给大山的黎明

你向亲人们深深鞠上一躬

乡亲们 我不是怕死的余化龙

我还会回来的 芦家寨

一定会听到胜利的歌声

小鬼子得意洋洋地押你到灵丘城

在狱中 敌人软硬兼施

高官厚禄的引诱 严刑拷打的逼供

你慷慨陈词痛斥敌寇意志坚定

敌人无计可施恼羞成怒

将你押向刑场斩首示众

行刑的路上 你高呼着革命口号

继续宣传着前赴后继的抗战精神

你向送行的老百姓含笑告别

你向身后的太行山点头致敬

你说中国有几万万个余化龙

都会为爷报仇要你们的命

先死的容易后死的难

杀爷的地方就是你们的坟

还记得你最解恨的一句话

让大山的秋天响起了雷

小鬼子 可别忘了

爷就是你们的祖宗

敌人终于凶相毕露扬起屠刀

英雄你大义凛然长啸一声

你高傲的头颅面朝着东方

回望着一路走来的苍茫大地

你喷洒的热血映红了山林

每一棵昂扬的树是如椽之笔

书写着你34载年华的骄傲路程

如今 你可在遥远的地方安好

你可还记着南梁庄村

那划破乌云的哭声

你可记得营师的学潮滚滚

反帝反封建的热浪奔腾

你可听到校舍里朗朗的书声

大南山芦家寨惊雷的回音

如今 家乡的儿女们正满面笑容

眺望着百年的蔚州百年的中华

走入你曾经畅想的梦境

(英雄生前未留下照片,烈士证由其孙余信向笔者提供,其真实姓名余杰,用名金大光、余化伦。诗作中名字与官方资料保持一致)

赞 (3)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